抖音成人网

Posted on: 2021年5月27日, by :

“…

感谢天华市公安局来我市查案的队伍,在两地协作下,通力合作,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,攻坚克难,为长河市的长治久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为贯彻落实湘南省公安厅工作部署,2013年8月以来,长河市公安局在湘南省公安厅、长河市政府的领导下,开展为期一年的重案、命案大起底大排查行动,取得了显著的成效…

需要强调的是,经过此次行动,天华市、竖阳市、长河市三地协作,发现并最终破获了竖阳市‘307故意杀人案’,得到了省厅的嘉奖…”

白松听着这个报告会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思绪已经飘到了北极。

天华市的这一次出征,以失败告终。

当然,也不是没有成绩,在后续长达十几天的侦查过程中,最终还是查到了竖阳市那一起和长河市有关联的案子的真相,经过最终的审查,确定了凶手就是那个已经被枪毙了的人。

这类案子很难认定,尤其是嫌疑人已经死亡,但是最终还是做到了证据链吻合,检察院认可,获得了省厅的嘉奖。

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这一次出差也是长脸,天华市局的领导也很满意。

但是对于白松等人来说,却等于啥都没有完成。

这起破获的古老命案并没有新的嫌疑人抓获,对白松来说也没啥意思,他的精力基本上也都在孙红旗这里,但是经过了很多查证,孙红旗说的东西,居然是真的。

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

本来,白松觉得,孙红旗遇到的巧合,确实是太过于蹊跷,但是后来查了查,也确实是没办法刻意安排。

首先,孙红旗的档案很,之前当司机的时候也是尽职尽责,他的领导出事那天,各方查证也都是意外事故。

总不可能刻意把他们领导毁了,再撞死一个人,就为了把孩子塞到孙红旗这里吧?

至于那起印染厂的安事故,误操作的人也死了,如果说仅仅为了让孙红旗留下这个孩子,这扯得彻底没边了。

图什么啊?再说了,这就能保证孙红旗不把孩子送出去?

其次,如果是有人操纵这一切,把孩子给孙红旗是什么意思?这个事虽然诸多巧合,但是比起巧合来说,安排更是不可能。

最后,如果郑灿是被人带走抚养,为何要如此秘密?郑彦武并不是立刻就卖掉股份离开的,带走郑灿的人,完可以带着郑灿去找郑彦武,按照当时郑彦武的情况,给个几十万感谢费都有可能。

1994年的几十万,可以在魔都浦冬地区换好几套房子。

郑灿出于不明原因出现在大街上,可能是被抛弃,也可能是自己跑了出来,四岁小男孩已经有了一定的脚力了。

用孙红旗的话说,郑灿的幼儿教育还可以,虽然不善言语,也有点傻愣,但是这应该是遗传原因或者头脑的原因。孙红旗和两个合伙的修车工都说郑灿来的时候会说话、知道自己的名字。

本来孙红旗还以为是这孩子没有受过教育,但后来郑彦武把郑灿送到学校,老师怎么教也教不会,才让他感觉当初把郑灿教会了说话的人是多么不容易。

白松接触过郑灿,对这个事表示了认可。看到一个人什么样,基本上就能判断这个人生长环境如何,郑灿有些傻傻的,但是心底很善良,这也说明孙红旗大概率是个善良的人。

找了郑灿的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的所有老师等,都觉得郑灿虽然学习不好,但是三观很正,学习也算是认真。当然老师们也都普遍认为,郑灿有点低智,智商应该是不到70。

这种情况,能在四岁前完成通识教育,也真的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但是,经过了非常仔细的核查,附近几个区的幼儿园和曾经的幼儿老师都找了一圈,毫无收获,没有任何幼儿老师曾经教过四岁之前的郑灿,仿佛就是凭空出现。

这…

漏洞百出的案子,比圆润合理的案子容易多了,因为每个漏洞都可以看到里面的光,孙红旗和郑灿的事情,漏洞就非常多。

但是每个漏洞看上去,都没有结局。

经过多方核查,白松等人和钟队等人成功地把所有的漏洞都堵上了——一无所获。

孙红旗对于郑灿,已经养出了感情,六七年前他曾经找过一个女人,最后也没有修成正果,现在基本上就是把郑灿当成儿子了,尤其是郑灿会开车,还懂导航,也有自己的爱好——汽车,让孙红旗非常满意,如果以后能给郑灿再找个媳妇,就更不错了。

郑彦武和郑灿的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了,确实是父子关系。

此时此刻的郑彦武已经和自己的朋友们踏上了去北极的旅途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,经过白松的坚持,还是没有把郑灿的事情告诉郑彦武。

白松和钟队约定了一下,再查三个月,没有任何线索的话,就公开此事,让二人父子相认。

这个事也没有告诉孙红旗。

总结会也是欢送会,在这边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最终还是到了回去的时候。

“白所,希望你们早日能再回来。”钟队找了个机会,单独把白松叫到了办公室:“说实话,从看到了郑彦武和郑灿的亲子鉴定结果的时候,我已经完相信了你的推论,那起火灾,不是偶然的意外事故。只是依然不能立案,当然,该查的都查了,立案也就是在那里挂着。

“嗯,说实话,我也是。”白松点了点头:“但是谁也想不到,最终居然把所有的线头都系住了,没有找到任何的路。”

“20年以上的案子,尤其是当初警察没怎么查的情况下,现在真的是太难了,我们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很完美了。”钟队拍了拍白松的肩膀:“你可不要放不下。”

忙了这么久,最后什么也没有证明,白松怎么可能放得下?

但是,尽人事听天命,改变不了的东西,没必要太过于难过,只是他不会放弃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