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荫

Posted on: 2021年5月27日, by :

♂? ,,

警察把屋里检查了一遍,搜出了那几个窃听器,还有摄像头,再做了笔录,便走了。

唐昊坐下来,面色有些阴沉。

“柳玉龙!”

这个名字,是刚才那家伙吐出来的,据他所说,这个柳玉龙,就是曾妍背后的金主,也是他把曾妍捧了起来。

而那家伙,叫高伟,是什么第一狗仔。

他最近混迹网络,也有所耳闻。

“哼!还第一狗仔,跑到我家里来,不是找死么!”唐昊冷哼了一声。

他登上网,查了一下柳玉龙这个名字。

“柳氏?难怪敢这么大胆!”

这个柳氏,乃是老牌的大集团,巨无霸级别的,堪比之前的宋氏集团,主要做房地产生意。

查了一下,好像没什么红色背景,不像宋氏那么硬,但是,能把生意做到这程度,肯定有点人脉。

唯美系美女微笑如清晨第一缕阳光治愈写真

唐昊坐在那里,斟酌了许久。

蓦然,冷笑一声,喃喃道:“想黑我,那我就不客气了,看谁黑得过谁!”

当下,拿出手机,给罗老爷子打了个电话。

“老爷子,不好意思,又要麻烦了!放心,一定亲自下厨,报答!”

“我想请帮我查查那个歌手,曾妍,看有没有什么黑料!有的话,发上网,炒起来。”

说完,唐昊挂断了电话。

做这种事,还是罗老爷子在行,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,查起来很快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别墅中,曾妍正在焦急等待。

高先生说了,今天上午去做准备工作,布置摄像头,还有窃听器。

对于这种高手来说,理应是一件很简单的事,怎么到现在还没消息,一看时间,都快下午一点了。

手机一点动静都没有,她打了几个,是关机的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她喃喃着,眉头紧蹙了起来。

但焦躁了一阵,她又宽下心来,高先生可是业内第一的人物,从来没有失手过,她的担心肯定是多余的。

也许,只是有什么事,耽搁了一下。

等啊等,一直等到了下午三点多,突然,在网上,却是爆出了一则消息。

“高伟被抓啦!”

这消息一出,立刻震动了网络。

“假的吧!那个高伟怎么可能被抓!”很多人都是不信。

那个高伟虽然声名狼藉,但是,本事是公认的,混了这么多年,还没失手过,怎么今天就栽了?

“是真的!”

很快,有人转了Z省公安官微发布的一条微博。

“3月11日上午,我省xx分局成功处置一起非法侵入民宅,安放监控设备的案件,当场将犯罪嫌疑人高某抓获,并搜出大量监控设备。”

“经过审讯,高某还涉嫌其他案件,目前,已被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”

霎时,网络沸腾了。

“太好了,这个人渣!终于被抓了!”

“哈哈!是哪位大神啊!这么吊!连第一狗仔都栽了!”

网络上,气氛一片欢腾,无数人在庆祝。

而曾妍,一看到消息,脸色倏的变了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高伟那样的人物,竟然失手了?还被抓起来了?

她坐在那里,有些难以置信。

过了不久,网上就陆陆续续的,不断有她的黑料爆出来,什么整容,什么耍大牌,都出来了,引得舆论一片哗然。

她的脸色,变得越来越难看。

肯定都是那个唐昊!

也只有他,才有这个能量!

一时间,她有些后悔招惹上这样的人物了。

到了十点多,网上更是爆出了一堆艳照,里面是她,还有前男友欢好的情形。接着,更有视频爆出来。

霎时,网络又沸腾了。

每逢艳照门出现,网络上都是盛况空前,到处是求种的人。

“lz请发这个邮箱,谢谢!”

“lz好人,一生平安!”

此刻的网络,没了争吵,只有一片和谐。

当看到艳照时,她懵了,脸色变得极度苍白。

完了!

艳照一出来,她的名声就要大受打击,而且,万一玉龙看到了,又会如何看她!

她坐在那里,有些木然。

蓦然,手机响了,拿起来一看,正是他打来的。

她有些忐忑,惶恐地接起了电话。

“这他么怎么回事?那个高伟怎么就被抓了,这表子,还真他么会玩,跟人拍艳照!”电话那头,传来了柳玉龙愤怒的咆哮声。

这个曾妍,只是他包养的玩物而已,但就算是玩物,那也算是他的女人。

自己的女人被爆出了艳照,供所有人围观,这种感觉,就跟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一样,太憋屈了。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是我前男友他拍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曾妍仓皇地道。

“我问,这谁干的?”柳玉龙怒道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昊天……”

“昊天?”柳玉龙顿时怔了,“这怎么回事?怎么扯上昊天了?”

“那个臭女人的背后,就是昊天的老板,那个唐昊,今天高先生去他家里安监控,被抓了。”

柳玉龙沉默了。

片刻后,破口大骂。

“这个白痴,怎么不早点跟我说,以为昊天那么好对付?知道昊天背后站着什么人物吗,那可是茅山,连我都要忌惮三分,们两个白痴竟然要去搞他。”

“茅山?”

曾妍一怔,有些疑惑。

“跟说,也不会懂的!妈的,一群白痴!”

柳玉龙骂了一声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将手机将床上一丢,他坐在那里,面色阴沉得可怕。

昊天,的确有点棘手,有着大背景啊!

自从那部电影出来后,谁不知道,昊天是茅山扶持的集团,而那叫唐昊的家伙,肯定也是茅山一系的人。

他柳家,在华夏修炼界,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,但是,跟茅山没法比。

茅山,那可是名门大派,门人无数。

可是,这口气他又咽不下去。

沉思了良久,他面色一发狠,喃喃道:“茅山又怎么样,敢惹我,我照收拾不误。”

当下,他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“给我订张机票,明早飞Z省,我有事!”

第二天一早,他便登上了飞机,赶赴Z省。